学院首页

学生工作首页

学生活动

学生园地

辅导员园地

管理制度

一片枫叶

作者:宣钢分院 加入时间:2011/4/5 0:00:00


宿舍的嘈杂声已经持续了三天,窗外的欢笑弥留的时间更为长久。每年毕业前夕,此种场景总是雷同的重复着。

史拉洁趴在窗台,看着清晨的阳光如金丝般穿过树叶间的缝隙,洒落在它能达到的每一个地方。手中那一片风干而脆弱的枫叶,鲜红的如同太阳初醒时的样子。只是,她知道,太阳每天都可以见到,而老师,可能再难相见了。

同学在清理着自己各种随行物品,有人已经变卖了不值得带走的东西,仅剩一只崭新的皮箱;有人把所有的、与自己相处过的一切打包装箱,或是一种回忆,或是一种纪念;有人有条不紊的把自己的行李分类,装箱的是带走的,成堆的是捐赠的……在那一刻,同窗的感情似乎超过了所有的价值,同学录的留言、互赠的礼物、甚至大脑中的酒精,都成了彼此的羁绊。

有人凑到与临行的分别气氛格格不入的拉洁身边,似乎看出了她的心事,只是一种轻轻的提醒,缓缓地说:“我们准备送给老师一个礼物,你有什么建议吗?”拉洁虽然没有认识言语和身体的反应,但是她的内心已经波澜。“是啊,我能送给老师什么呢?”她仔细的思索着,希望能想出一个与众不同、自己又能承担的起的礼物。

阳光透过枫叶,呈现一种金红的灿烂。她似乎想到了什么了。随手取出一本比较厚重的书,把枫叶夹在某页的中间,担心哪怕轻柔的风触及已经脆弱的叶片。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走向已经无人的教室。途中,利用一点儿时间,在超市琳琅满目的信纸中,挑选了几张和枫叶色泽和谐的纸张。

时间不是很长,仿佛她已经在心里演绎了许久。那封留给老师的信——或者说是留言更为确切吧,是她一气呵成的。中间的几次停顿,也不是因为忘记了怎么继续,而是推敲着如何更能表达自己的思念。

再次站在窗前,不是宿舍,而是教室;不是在欣赏树叶间穿梭的阳光,而是在涌动的人群中寻找老师的身影。

这种试探式的寻找,并没有耽误她太多的时间。就在最茁壮的杨树边、最厚重的树荫下,她看到了最为熟悉的身影。

她不假思索的冲出安静的实训楼,冲进喧嚣的操场。就在快要接近的瞬间,她突然放慢了脚步。或许是不想让人看出她急切的心情吧。走到老师的旁边,温柔地叫了一声:“老师!”老师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,拉洁温柔的招呼,还是让她的心跳了一下。看到是小拉洁,老师的脸上瞬间笑容满面。史拉洁是她最喜欢的学生之一,聪明、勤奋、善良。她也承认,在这份欣赏中,还饱含着同情。这种同情,是在去年秋天开始心底泛滥的。

拉洁没有多说什么,只是把夹着枫叶的、折的异常整齐的、算是很厚的信纸递到老师的手中,然后就转身离开了。就在她的脚步离开地面的那一刻,她轻松的笑了。回到宿舍,便加入了为未来拼搏而整装待发的大军。其他人似乎并没有发现她的变化,都沉浸在自顾不暇的整理中。

老师似乎有点不知所措,双手捧着信纸,竟不知该如何应付了。当树荫转移,炎热的阳光直接扑向她的面颊时,她才挪动了几步,重新让身体躲避在阴凉之下。其实就是几分钟的时间,但是对她来说,已经很长了。

她翻开信纸,那片鲜红的枫叶让她想起了什么,笑了。还没看见具体的内容,她便合上了信纸。不是不想看,只是怕枫叶受到一丝伤害。她小心翼翼地把重新折好的信纸夹在手中,赶忙回到办公室。

在她的办公桌上,已经布满了毕业学生送的礼物,鲜花、风铃、书籍、贺卡……这一切都包含着学生的深情与感恩。几页信纸,显得是那么的轻妙,如果藏在这些礼物中,估计是很难被发现的。而现在,是在她的手中,却是如此的沉重。其实,让她感到沉重的是那片枫叶。

终于,她有时间好好回忆去年的事情了。

敬爱的老师:

三年的时光竟是如此的短暂,从来没有想过我们会如此匆忙的离散。从我踏入校门的那一刻起,我就体会到你对我们的关心,如同父母一般。事无巨细、无微不至,让我们对大学生活的憧憬,多了一份温情。

不知您是否还记得,大二那年枫叶正红的岁月。我的情绪一度异常的低迷。似乎没有谁能看透,我是怎样的心事重重。就在那段时间,记得是秋雨绵绵的早晨,天空阴沉,已经猜不到时间。同学被我的尖叫声惊醒,因为我突然什么也看不见了,眼前一片漆黑,当时真的是吓坏了,不知道如何是好。于是,有比我们的略微镇定的人,拨通了您的电话。我们没有想过您会如此快速的到达我们的身边,在送我去医院的路上,我倚靠在您的怀里,您搂着我颤抖的身躯,我感受到了您急促的呼吸和心跳,但安慰的话语却平静温暖。

医生诊断病因不明朗,不排除大脑器质性病变,建议转院去张家口查明病因,那是把我们都吓坏了,我因为看不到而不停的哭闹,情绪极其不稳定,那时您也吓坏了,为我不断地擦拭着满脸分不清的泪水和汗水。我坚持不让您给家里打电话,因为家里情况复杂,我却不愿意说,让您为难了,让您一直顶着压力,我感到非常抱歉。后来我们辗转到张家口二五一医院,医生诊断为颅压升高引起的暂时性失明,用药以后的24小时,我的视力从感受到微弱的光线到模糊到清晰,您和室友们喜极而泣。在医院的几天,当其他患者刚刚从梦中清醒,您已经为我准备好了热气腾腾的早餐;当其他患者还在为吃什么而和家属争辩的时候,您已经让我饱餐满腹。

那天,一边枫叶落在窗台,我呆呆地望着心动的红色,。您在门口看了许久,然后费尽周折的为我取回了它。您说,当您把枫叶塞到我手中的时候,第一次见到我笑了。并且告诉我:“枫叶,从无到有、从绿变红,并不是一次生命的凋谢,而是一段希望的开始;出生的太阳是红色的,寒冬的腊梅是红色的,我们的血液是红色的,所以红色的枫叶,就是希望的开始。我知道,你家庭的变故,让你倍感压力。但是,你要知道,他们是为了什么。是想让你无忧无虑的学习和幸福快乐的生活。父亲的病痛和母亲的眼泪,不是为了让你沉沦。对于你来说,更应该努力,让他们不担心,让他们享受你给予的幸福!”

我哭了,是笑着哭的了。眼泪都是甜的。

老师,谢谢您!

相别无他时,相聚有他日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您永远的学生:史拉洁

         枫叶依旧屹立,信纸已经泪滴。

Copyright©2005 版权所有:河北工业职业技术学院宣钢分院
地址:河北省张家口市宣化区清远路149号  邮编:075100
联系电话:院办室:0313-3175305 招生办:3175300 3175311